第五百八十四章 应变和坚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异样的情绪从小柔心中生出,想到身后远远吊着的两个神秘少年修士,尤其是那个一脸认真的白发少年,她的心跳不由加快。她强迫自己不要回头,略显恍惚的眸子直视前方,就这样跟在容小甲身后,一步步地走向出口。

  哗!

  躲开最后一股虚空浪潮,五人终于突破了虚空乱流区。

  “终于到了。”燕小乙不顾向前踉跄的身体,大声欢呼。

  一路上顶着重压前行,汗水早已将他们浸湿,每个人脸上都写着疲惫以及一丝兴奋。可当他们抬起头,望向前方却都愣住。

  “你们几个,来得好快。”

  左边的通道前方,一座刻满复杂符纹的水月古镜台前,冉风君转过头,淡淡一笑。

  右边通道前方,袁世天也转过头,望向容小甲五人,目光闪烁。

  齐心月、洪共流包括另外四名气息悠远深晦的帝君后裔也都在场,身为这一批帝君后裔中的佼佼者,他们早早超越众人,穿越过了虚空乱流区,来到通道出口。

  除了冉风君和袁世天,其余帝君后裔望向容小甲五人都充满惊奇,无法相信这几个少年人竟能赶在一批年长的归虚境帝君后裔之前突破虚空区域。

  感受着洪共流、齐心月诧异的目光,容小甲等人不由自主挺起胸膛,一脸云淡风轻。

  五人之中,就只有小柔低垂着头,她没有再像往常一样偷偷去看冉风君,微微侧过脸,眼角余光落向身后的通道。

  没过多久,一头太岁从通道入口冒了出来,紧接着两个少年人并肩走出。

  罗川收回肉胖,抬起头,与此同时一道道目光向他和紫云投来。

  洪共流、齐心月等人目光平淡。

  冉风君若有所思。

  燕小乙、成小丙一脸好笑。

  “你也出来了。不错。”容小甲看向罗川。微微颔首,露出赞许的目光。

  罗川笑了笑,没有说话,转向右侧。

  袁世天正一脸玩味地注视着他,粗狂的阔目深处是看透一切的睿智。

  两人的目光一触即分,罗川余光落向不远处的小柔,适才行走于虚空区域。最后时刻,罗川明显感觉到一股窥探的气机向他和紫云投来,气机来自小柔。

  小柔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罗川看了看身旁一脸笑意的紫云,不由自主想起了那年大夏天启京白沙湖畔,白衣浅笑的女子。

  久违的相思被勾起。在罗川的心湖中掀起一圈淡淡的涟漪。

  “想要进入操控舱,还有最后一关。”

  冉风君的声音响起:“诸位想必已经猜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越来越多的帝君次帝君后裔从虚空通道走出,望向各自通道前方巨大的水月古镜台。

  算上普通修士的通道走廊,在出口前方,一共矗立着十座水月古镜台,每一座水月古镜台都散发出炽烈的白光。和堵住入口的太岁一样。普通舱通道前的水月古镜台发散出的白光强度也各不相同,按照舟舱的等级,由弱到强排列。五座天甲舱通道前的水月古镜台,无论是强度还是炽烈程度,都相差无几。

  开始有普通舱的修士穿越过虚空通道,当看到一旁早已聚齐的帝君后裔们,他们脸上的那一抹兴奋黯淡了许多。

  “呵呵,冉兄也是一早就看出来吗。”袁世天莫名一笑。

  “从御龙号第一次震晃。本道就有所察觉,直到太岁堵住通道入口,本道方才确定。”冉风君微微偏过头,扫向众人:“外域试炼,早就已经开始了。”

  帝君、次帝君后裔中,只有少部分人露出惊诧,包括容小甲、夜罪凡、小柔在内都面无异色。而普通修士中。绝大都数人都神色大变,眼中流露出震惊,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名修士目光清明,面不改色。

  “十年前。本道曾随父王去过一次外域。”袁世天也转过身,脸上的不羁张狂之色微微收敛,露出一抹缅怀:“那是本道第一次前往外域,也是本道记忆以来,印象最深刻的一场冒险。外域和你们想象中的任何地方都不同,上万年的斗法大战,使得妖魔教宫和广天普圣道院势同水火,仇比天高。在外域,任何妖魔修士和人类修士遇上,除了拼出生死,再无其它话可谈。没有妥协,没有侥幸,更没有情面,有的只是血仇和生死。”

  袁世天平淡中透着一丝残忍的声音回响众人耳边,依稀将在场众人带到了那个充满着种种传说和奇迹的外域。

  然而在袁世天的描述中,年轻修士们只听到了枯燥和恐惧。

  “前往外域之前,第一件事情,便是磨砺心境,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因为在那里,你随时会遇上各种超乎你想象的险情,遇上各种可怕的妖魔鬼怪。只有心境足够圆满,信心足够强大,才能不被恐惧击溃。”

  “心境是可以磨砺养炼的,可若基础心境太差,就算再怎么养炼也无法有太大长进。因此,这场提前开始的外域试炼,第一轮考核便是从御龙号发生异变开始,心境不够者,从那时起就已被淘汰。”

  听着袁世天娓娓道来,帝君次帝君后裔们一个个镇定自若,绝大多数普通修士面露异色,纷纷开始回忆舟震那一刻自己的表现。

  “老袁说的不错。”冉风君点了点头,接着道:“本道也曾和家族高手去过一次外域,见到外域净土中一个个传奇人物,听说了他们的传奇故事。本道请教过他们,在外域生存,最重要的一点为何。”

  冉风君的语气比袁世天平缓许多,也没有那么残酷,年轻修士们聚精会神听着。

  “本道请教了十多位驻院高手,可他们或是笑而不语,或是沉默不言,总之只字不提。直到后来,本道经过悬天浮经阁门口,遇上一名正在打理药圃的老修士,他笑着对本道说,那些高手之所以不愿说,是因为说也是白说,因为不亲身经历,不在生死间多走上几遭,怎么也不会明白。”

  “本道心痒难耐,百般追问,他才松了口。他告诉本道,想要在外域生存,只有两个字,一个是变,一个是久。”

  “本道当时很是费解,根本不明白。直到回转家族洞天,请教家族长者,方才有所体悟。在外域,曾有一名道院师座在斗法中落入妖魔之手,并没有被当场杀害,而是被圈养起来充当口粮。他一夜之间散尽全身法力,吞食妖卵,改造体魄,每日忍着剧痛强吸冥血煞气,终于蜕变成一名妖修,逃过一死。他又花了一百多年时间,突破道力境,杀光那一山妖邪,逃回道院。如今已成为道院三名大法道师座之一。”

  “本道还听说,有一名道院修士为报血仇,在一名大妖洞府前的碧水河中潜伏三年,三年一动不动,三年后趁着那大妖重伤归返,一刺击毙。

  “除此之外,曾有一名资质奇差的天辰修士,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到达净土,却因为悟性资质太差,被拒之门外。他在门外护法阵中跪地三月,终于赢得一名师座的同情,将他收入门下。他的实力一直是道院中垫底的那一流,可他却很擅长逃命,每一次斗法厮杀都能活下来。三百年后,他终于成功晋级为道院初级师座,那时候,和他同一批进入道院的,要么已经陨落,要么离开了外域,只有他坚持了下来。现如今,他已经是成为道院乃至外域,最强大的几个存在之一。”

  “穷则生变,变则通。想要在外域存活下来,第一点,就是要善于灵机应变。掌握了这一点后,接下来,便是坚持了。”

  冉风君说到这,顿了顿。

  袁世天的笑声响起:“第二轮试炼,从太岁开始,直到通道中的虚空区域,无不是在考验我等的应变和坚持。太岁固然难以打破,可若是对准一点,一直打下去,一百招,一千招,最不济一万招,总能打破一道缺口。再上渡过压力重重的虚空区域,至少在坚持、耐性和应变能力上,诸位已经走到了大多数人的前列。”

  话音落下,帝君、次帝君后裔们暗暗点头,普通修士们下意识地昂首挺胸,脸上浮现出振奋和自信,望向冉风君和袁世天的目光更多崇敬和仰慕。

  罗川将这一切收入眼底,脑海中浮起两个字:人心!

  这便是少君潜力榜上第七和第四的手段,借着这场试炼,不动声色地开始收拢人心。

  能闯到这的普通修士,正如袁世天所言,至少在应变和坚持这两点上,已经走在了同辈之前。加上他们本身的资质和悟性,日后至少都能成为九天修行界的中坚力量,甚至还会蹦出几个高手强者也说不定。

  袁世天和冉风君一前一后,先是出言点拨,再不动声色地表露出他们的赞赏,对于年轻气盛的修士们来说,这比施舍灵丹妙药、法器法宝更能令他们折服。

  “那这水月古镜台,又代表什么。”

  就在这时,冰冷的声音响起。

  罗川转头看去,正是一袭黑袍的少年夜罪凡,说话间,他眼中流露出一抹不加掩饰的讥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