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善恶到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聂政走过去把那条小蛇拿在手里,竟露出孩子般的灿烂笑容,“那么大的蛇原来本尊这么小,还这么可爱呢。”

  白秋练道:“别抓他,小心咬你一口。”

  话音刚落,海公子张嘴就对他的手咬了一口,他虽然身体不能动,却不影响嘴发挥作用。

  他牙上有毒液,当时手背就肿了老高,聂政疼得“嘶”了一声,海公子也被他抛出去了。

  白秋练走过来,看他手上的伤不由皱皱眉,“好好的,你招惹他做什么?”

  聂政苦着脸道:“这小畜生牙尖嘴利的,嘴里还带毒,这可如何是好?”

  白秋练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身上也没解药,像海公子这种五步蛇剧毒无比,不赶紧注射血清或者服食解药,用不了多一会儿就得中毒而亡。

  她把地上的海公子捡起来,使劲摇晃着他的头,威胁道:“把解药交出来,否则把你剁碎了做成蛇羹。”

  海公子都快被晃悠吐了,还兀自嘴硬,“我哪里有解药,我平时咬了人难道还救治不成?不想快死,还是去医院吧。”

  白秋练见真要不出来,也只能作罢。

  他们正要走,王六郎和王云鹤跑来了。

  他们两个把那三人的尸身收敛好了,才赶了过来。

  王六郎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白秋练道:“抓了条蛇,不过聂政好像被咬了,现在要赶紧送他上医院。”

  王六郎点点头,“那得赶紧着了。”

  他把地上的陈赓晃悠醒了,陈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双眼迷迷瞪瞪的,嘴里还叫着:“大蛇,大蛇,好可怕。”

  又看见聂政手肿的跟猪蹄子似的,更心惊起来,叫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白秋练道:“少那么多废话,快扶好了,把人送下山去。”

  聂政一脸幽怨地看着他,“练练,你不陪我一起吗?我可是为你受的伤啊。”

  白秋练道:“你还是消停点,兴许还能多活些时日,再耽搁下去,要是死了,我可不负责任。”

  她让陈赓扶着聂政下山,自己拿了个瓶子要把海公子装进去。

  那条小白蛇鼓秋着不愿进瓶子,蛇头上都能看见丧气的样子。可惜到了这会儿再不是他逞强的时候,白秋练把他投进瓶子,还把瓶盖塞紧了。

  那是个木塞子,一时也不用怕把他憋死了。

  王六郎看蛇身上箍着的珠串,不由问道:“你这珠串从哪儿来的?”

  “我爹给我娘的,后来就传给我了。”

  “你还有爹呢?”

  白秋练白他一眼,“你才没爹呢。”

  王六郎干笑一声,“我的意思是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过。”

  白秋练轻叹一声,幽幽道:“我爹原本是紫阳湖里的一条金色鲤鱼,鲤鱼跃龙门的时候幻成了一条龙,可惜后来让天上神仙开宴会给吃了。”

  王六郎咂舌,“还有这样的事?这神仙也太不靠谱了。”

  白秋练哼一声,“你以为天底下的神仙都靠谱吗?那鲤鱼跃龙门不过就是一个骗局,哄得天下的鱼儿都到那儿,拼尽性命也要变成了龙。可到最后却不过沦为上界神仙的玩物,甚至成为人家的盘中餐。神仙们都好吃个龙肝凤胆什么的,可天底下哪有那么龙,你也吃,我也吃,早晚都得吃绝种了。于是就有神仙提议设了这个鱼跃龙门的高台,鱼儿变成的龙不是龙族,却依然有龙肉的滋味儿,可怜我爹以为就此飞身上界了,却被人抓去挖心挖肝,拿去炖汤了。”

  这些天上的事,王六郎一个低阶的小城隍不好评判,也只得唏嘘再唏嘘了。

  这边事了了,海公子也被抓到,这山上也不用再待下去了。

  他们转身下山,杜海和王云鹤走在后面。

  杜海开始追问起郭梅和白云明的事,王云鹤一口否认他见过这两人。

  杜海不信,“那怎么可能,白云明是你叫走的,你怎么不知道他们怎么遇险的?”

  王云鹤道:“你爱信不信吧,我虽然和他一起的,但后来他说有事自己走了,他如何遇害的,我怎么知道?还有郭梅,那分明也是被妖怪给吃了,难道也要我负责吗?”

  杜海一听说郭梅死了,顿时嚎啕大哭起来。大声指责王云鹤不地道,害死陈莉莉不算,还把郭梅也给害死了。

  王云鹤道:“你别诬赖人,郭梅和陈莉莉怎么可能是我害死的?”

  杜海冷笑,“那这么说白云明是你害死的了?”

  “你胡说什么?他怎么会是我害死的?”

  “你敢发誓吗?”

  “好,我发誓,白云明的死若是跟我有关,就让我跌进万丈深渊,不得好死。”

  他话音刚落,突然天上一道响雷响起来,震得大地都晃动了。紧接着噼里啪啦的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

  眼看着雨越下越大,王六郎道:“这雨起来了,山路陡滑不好走,咱们先找地方躲一会儿。”

  这会儿天还大黑着,根本看不清路,也不适合下山,便在附近找了个山洞躲雨。

  这雨下了足足有一个时辰才渐渐小了,王云鹤着急下山,说什么也不等雨完全停了就往外走。

  王六郎喊了他几声也叫不住他,只能叹口气,“阎罗王也救不了该死的鬼啊。”

  他们也跟着下了山,走了没多一会儿,忽然听到前面一声惨呼,却是王云鹤不小心跌进去万丈深渊。

  山路陡滑,本就不好走,他就急色匆匆,一脚踩空了也是有的。

  白秋练叹息一声,“这才叫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只可叹王云鹤自己发的誓,自己作死,却也怨不得别人了。

  他们下山之时,白秋练突然对王六郎道:“你昨日给他们喝酒,是不是已经料到谁生谁死了?”

  王六郎道:“生生死死天注定,这不是我能左右的了的。不过那酒确实有些用处,入阴曹之前的鬼魂要是能来上一口,下一辈子的福报都有了。”

  白秋练叹口气,他是城隍,兼任鬼差,虽不左右生死,却能看出谁生谁死。他来这个地方,恰巧遇上这几人,像是早已知道他们必死无疑。

  而当时唯一喝酒的人就是杜海了。另外几个人都没喝了,最后却做了鬼,也只有他留了寿数,这也不知算不算是天注定?

  也或者他心存良善,为他积了福泽,最后关头王六郎出手救了他一命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