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冒充鬼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婴宁看她身上顶着垃圾和烂菜叶子的模样,也有些好笑,只是这会儿不是玩笑的时候,她往前指了指,让她看那老道。

  白秋练抖了抖身上,用法术把身上的衣服给抖干了。虽然味道仍在,但不仔细闻也闻不出来,就勉强这样吧。

  她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道人,穿着一身灰色道袍,头发挽成一个可笑的发髻,还留着几绺胡须,看着好像从另一个时空里来的。

  他虽然看着年纪不是很大,可眼神之中透出的事故的光芒,就是神情也实在不像这个年纪的人。

  他左手拿着桃木剑,右手抓着镇魂铃,正对着旁边两个人说着什么。

  这一行一共十八个人,有的腰上别着枪,有的拿着刀,还有一个使分水峨眉刺的,一个使双节棍的。

  这些人一看就知道都是练家子,而其中又以这个老道为首。

  白秋练看了一会儿,心里也约莫有点数了,这老道本事不小,要对付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忽然瞧见老道腰上别着一个袋子,那袋子也不知装的是什么,鼓鼓囊囊的,不过既然这么小心的别在腰上,应该是什么有用的宝贝吧。

  她小声在婴宁耳边耳语了几句,婴宁点了点头,虽然对那个小毛孩说了几句什么。

  小毛孩立刻窜起来,飞快从石头上跃了过去。

  这小毛孩动作非常快,好像闪电一样,一眨眼已经到了老道身后了。

  那些人还在说着话,看嘴唇动作好像是在商议这迷阵要怎么过去。

  老道说道:“这迷阵是根据八卦阵演化来的,《易经》有云: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阵法是要以六丁六甲的法力进行加持的,能运转起来,可见这布阵之人法术高强,也有几分道家的根底的。”

  白秋练听他夸自己,很是受用,心说,这老道也并不全无优点,最起码有识人之明吧。

  这时候小毛孩已经在老道身后下手了,他飞快的拽住他身后的口袋,当真轻巧如探囊取物,拿到之后飞快闪过,那老道忙于舌灿莲花,竟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

  这小毛孩从确切想并不全是一块木头,他是小虞山的一块石精所化,经过上万年的日月星辉的照耀,又陪了鬼母上千年,多少沾了点灵气。

  鬼母对他也是呵护备至,后来用木头给他做了一个身体,那块石头精华就做了脑袋,有了身体,他就能动了,并且动作非常快,还很擅长妙手空空,这世间很少有东西是他偷不到的。

  看着小毛孩笑嘻嘻地把那袋子拿回来,白秋练心中很是感慨了一下,没想到婴宁身上的宝贝零碎还挺多。

  她有这样的宝贝,怎么以前就没见她拿出来过?要是早知道有这小毛孩的存在,他们以前想要拿什么东西,岂不是事半功倍了?

  小毛孩飞快闪了回来,把手里袋子递给婴宁,婴宁也没打开,又转身递给了白秋练。

  白秋练接过来,见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袋子,也不算什么乾坤袋之类可以装很多世间万物的。

  袋子里有很多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大部分都是道家用的,有一把戒尺,一大沓子黄表纸,还有一盒朱砂,一个黑驴蹄子,一个墨斗盒,都是些除妖降魔,对付僵尸和鬼之类的玩意。

  她看了一会儿,也没瞧出有什么稀奇的,就顺手扔在一边,恼道:“这老道看着像是个富裕的,没想到是这样的穷货,一点好宝贝都没有。”

  她这一开口,发出声音,那老道察觉出来,伸手往身后一摸,见自己的宝贝袋子丢了,不由得哇哇大叫,口中道:“好个小贼,敢偷老道的法宝了。”

  白秋练伸手把那袋子丢了出去,正挂在最高处的一块石头,她笑道:“还法宝呢,都是一些破烂货,这样的破烂都当宝贝,没得让人笑话了去。”

  老道气得眼珠子都瞪圆了,大怒道:“哪里来的小妖,敢调侃我了然真人了。”

  白秋练笑眯眯地从石头后面走了出去,婴宁想跟着一起出去,被她给拽开了,让她在后面好好等着。就算一会儿打起来,她还能抽冷子给帮把手呢。

  她一走出去,那些人见是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不由怔了怔。有人心里奇怪,老道说是个妖怪,这么漂亮的美人会是妖怪吗?

  了然真人也算修行多年了,还有些道行,刚才听她说话就知道是个妖怪,这会儿看见本人更是笃定了。冷笑一声道:“好个小妖,真是好大胆子,居然敢到道爷面前来了?”

  白秋练笑道:“我为什么不敢来?你这臭道士好生奇怪,你到别人家的地盘上来撒野,还要问我敢不敢出来了?”

  了然真人听得一楞,“你的地盘?难不成你是鬼母?”

  白秋练心说,他也算厉害了,居然知道小虞山上有个鬼母。

  鬼母只是在传说中出现的人物,关于她的传说也非常少,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一点零星的,也不以为传说中的人物就真的出现了。

  不过既然他心存误会,白秋练也不点破,只模棱两可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老道,你倒说说,你们这一大帮人跟打狼似的,到我这小虞山来做什么?”

  老道一听她承认是鬼母,倒是显得客气了许多,忙打了个稽首,有礼道:“了然道人见过鬼母。”

  白秋练装腔作势的点点头,“可别说你们是来做客的,我可没宴请你们来我这小虞山做客。”

  了然道人忙道:“这也不是,打扰鬼母是咱们的罪过,咱们也是路经此路,想借一条道路出来。”

  白秋练眨眨眼,“你们要借路做什么?”

  “这个......”了然道人犹豫一下,见白秋练露出不悦的神色,只好道:“老道有一个友人非常仰慕中土文化,想借道去这小虞山下的地宫。”

  白秋练哼一声,“你这个友人怕不是日本人吧?”

  了然道人怔了怔,那眼神透漏出的意思很明显了,那分明就是:你如何知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