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井田腔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婴宁对着天狂吼一声,伸脚要对着地上的人踩下去,只这一脚下去,多半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她的脚将将踩到井田身上,忽然有一只从后面伸出来,拽住她的尾巴,把她整个身体向后拽了三四步。

  她一惊,回头一看,那人正是白秋练。

  本来还有些受惊发狂的意思,看见她顿时惊醒了一半,狐狸眼眨了一下,“姐姐?”

  白秋练放下她的尾巴,上前一步道:“婴宁,你可受伤了?”

  婴宁摇了摇头,一晃身又恢复了人形,她道:“姐姐,我刚才是怎么了?”

  白秋练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就算被人从后面袭击了,也不至于突然发了狂,刚才那一瞬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竟然没看得清楚了。

  婴宁发狂之下,要踩死井田,若真是让她一怒之下杀了人,以婴宁正直的个性,怕是一生都难以释怀的。

  婴宁眼角都含起泪光,低声道:“姐姐,我是不是杀了人了?”

  白秋练摇头,“没有,还没死呢。”

  不过也快死了吧。

  井田从高空中被抛落下来,就是摔也摔个半死了,头又撞在尖石上,这一下就是不死也就只剩一口气了吧。

  她走到井田面前查看他的伤势,伸手在他鼻息上探了探,那显然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刚才明明还喘着气,这会儿就死了?

  她心中诧异,翻过他身子,不由轻咦一声,“怎么会这样?”

  井田的后脑勺上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空空的,竟然好像就是个空腔子,而他脑后的岩石上也是一滴血都没有。

  按说他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后脑勺又破了一个洞,肯定会流很多血的,可现在却一滴血也没有。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早在婴宁把他抛上去之前,这人已经是死的。

  或者正确的说法是这人根本就是一个死人,只是伪装成活人的样子,而寄身在这个腔子中的东西已经在这人后脑磕破的时候,就如泥鳅一般滑溜的溜走了。

  只是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又跑到哪儿去了呢?

  婴宁走过来,“姐姐,你看什么呢?”

  白秋练抱着那个井田的腔子给她看,吓得婴宁小脸都发白了,她愣了愣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秋练道:“怎么回事?还能怎么回事,就是说你没杀人,而这个也不是人。”

  “不是人是什么?”

  白秋练翻了个白眼,“我哪儿知道是什么鬼东西。”

  她就说吧,一个凡人整天指挥一堆人到处去盗墓,现在又开始打起了锁妖塔的主意,这哪里是正常凡人会有的样子?若是普通人,又怎么可能知道锁妖塔?

  刚才她还觉得奇怪,井田为什么会攻击婴宁?要是不知道婴宁是妖怪,挟持他逃走是最好的办法,可他却从后面偷袭,真是蠢不可及。

  不过现在她却咂摸出点滋味来了,这是使了这一招金蝉脱壳啊。让别人都以为井田死了,关注度都在仅剩的了然身上,肯定就会忽略他了。这样,想必就能偷偷行动,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对婴宁道:“咱们分头找找,看看那井田腔子里钻出的怪物究竟是什么。”

  婴宁点头,两人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各自去找那怪物。

  这山谷是东西走向的,十分狭长,要想再这山谷中找一个人也并不是特别容易的。不过白秋练心里知道,不管这东西藏在哪儿,他的主要目的都是要进地宫,要找他就要找到地宫的门在哪儿了。

  刚才她问过鬼母,这地宫大门十分之隐蔽,那建造的神殿只不过是个障眼法,让人以为地宫必然在神殿之后。可真正的宫门却距离这里很远,是一个十分玄妙的地方。

  鬼母说过,地宫门是最靠近太阳的地方,可这狭长的山谷上面细细的好像一条缝,简直就是“一线天”的感觉,在这种地方想要看到强烈的阳光是根本不可能的。

  她正走着,忽然看见前面有一块环形的石头,这石头很奇特,就像一个巨大的玉环一样,中间掏空的,露出一个圆圆的空洞。透过玉环往上面看,正对着的就是一线天,而那里阳光闪耀,十分摇摇,似乎就是最强烈的地方。

  而玉环石头正对的方向也是一块巨石,这块巨石就好像植入山中一样,被一只巨大的手给生生推到山中似的。

  白秋练心中一喜,“找到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身后一阵疾风刮过,似乎隐隐带着金属之音,她本来就加着小心呢,听到声响,手中素带变得巨大无比,向后轻轻一挥,再收回之时,上面插着无数根钢针,一根根都有寸许,在风中轻轻晃动着。

  白秋练哼了一声,再回头看时,却没找到人,身后寂静一片,若不是这钢针还在,真让人怀疑从没有人出现过。

  居然能静悄悄的潜到她身后施放暗器,不管这是个什么,起码身后够灵活的。

  她跟婴宁约好,一旦发现异样,立刻发出信号。

  她是没有信号弹之类东西的,只能手指放出口中,做出尖锐的口哨声。

  随着声响,那边也做出了回应,一声声的哨音在山谷中回荡,格外的刺耳。

  声音过后,婴宁的身影也从西面出现了,她又变成了狐狸,在空中飞跃着,长长的尾巴飘飘荡荡,就好像开在她身后的一朵白色的花。

  白秋练轻轻叹了口气,刚才也忘了问她尾巴有没有断了一根,她的一根尾巴就是一条命,上回被卡车撞断了一根尾巴,这回那颗子弹也不知有没有要了她的命。

  不过从远处数过去,数量好像没什么变化吧。

  离得近了,才发现鬼母是坐在婴宁身上的,只是她身体忽然变大了许多,鬼母被她身上的毛发挡住,在远处都没瞧出来。

  两人霎时到了近前,鬼母纵身跃下,婴宁一晃头,又恢复了人形。

  白秋练道:“我发现了,那怪物在这里呢,刚才还在偷袭我。”

  婴宁道:“在哪儿呢?”

  白秋练摇摇头,“刚才出现了一瞬,就又消失了,我也没看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