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辛十四娘见他那样子也不害怕,只管言道:“陆判,你想要维持治安,咱们支持你,不过这个协议太过离谱了。让我们为了不打扰人类的生活和幸福,甘心蛰伏也就算了,连最起码的权利都没有了。我们一心为人类牺牲,怎么不见人类为咱们做出贡献?”她说着一脸愤然,“还有,单精怪之间不许内斗这一条我就不同意,怎么就不能斗了?凭什么就不能斗了?有仇的还不能报仇了吗?”

  “对啊,对啊,凭什么就不能打架了啊?”

  “我们就喜欢打架。”

  一帮子小妖在后面跟着起哄。

  白秋练本来还想躲在一旁看戏的,忽然辛十四娘跳到桌子上,指着她大叫:“白秋练,回头散了你别走,咱俩有笔账要好好算。”

  都被人点名了,白秋练又怎么能示弱,她笑起来,“好啊,阳明山,不见不散。”

  “走喽,去阳明山了。”

  “去看打架喽。”

  一帮人哄叫着,簇拥着白秋练和辛十四娘往外走,那些协议被扔的到处都是,场面一时混乱,竟没人给陆判面子。

  陆判的脸青了又紫,紫了又青,一瞬间变幻了好几种颜色。

  王六郎小声道:“大人,咱们要不稍微改改吧,这个确实有点苛刻了。”

  “不改。”陆判咬咬牙,“咱们逐个突破,就不信这帮小妖们能拧成一股绳了。”

  王六郎道:“那咱们找谁先下手?”

  “辛十四娘。”

  王六郎嘘口气,还好不是白秋练。他跟白秋练关系不错,还真不想她被一帮鬼差给盯上了。

  他们这位陆判爷爷,偶尔做人的时候不着调一点,可要是恢复了真身,就是真的铁面无私,绝不留半点人情的。

  这位陆判在阴间的地位是很高的,在阴间和阳间都开有药铺,医术十分高明。白秋练总是说他贪污了香火钱,其实不可能,不管他在阴间还是阳间,都有来钱的本事。

  陆判虽是“判官”,但是并不判鬼之生死轮回,他做的是判官的职位,却并不行使判官的职能。为何?因为他有一手高超的医术。所以十殿阎君就叫他在冥界开了一家药铺。做了郎中。

  陆判在阴间地位极高,是一众鬼族们巴结的对象,谁敢得罪他?阎王、小鬼们也有不舒服的时候。一旦有个头疼脑热的还得人家陆判来诊治。

  众鬼们都记得“牛头,马面”的下场,想当初,牛头,马面并不是现在这副模样。也是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可因为得罪了陆判。被陆判暗中动了手脚。把牛和马的头硬生生地给换到了两人的身上。变成了现在巨丑的“牛头、马面”。

  有此前车之鉴,众鬼们对陆判敬如神明。在陆判眼前大气也不敢出了。从此以后,更别说当面背后的议论陆判了。

  那些小妖们以为惹了他会没事?那才是倒霉的开始呢。

  晚上的时候白秋练回到住处,婴宁正在厨房里蒸海鲜,做海鲜汤呢。她把白秋练吐出的海鲜都拿去卖了,剩下一点舍不得扔,都拿去煮了。

  她手艺好,屋里飘荡着一股香气,一进门就觉得饿了。

  白秋练往沙发上一坐,“弄点吃的过来。”又补一句,“除了海鲜。”

  婴宁拎着两只大闸蟹出来,“那河鲜行不行?”

  白秋练瞪她,“不行。”

  河鲜难道就不是她吐的吗?她就不信她舍得花钱去买了?

  婴宁“哦”一声,进屋里端了碗米饭和炒的素菜出来。

  看白秋练低头吃饭,不由道:“秋练姐姐,你跟辛十四娘打得怎么样?”

  白秋练哼一声,“我受了点轻伤,不过辛十四娘也没讨什么好去。”很明显她脸上有两块瘀伤,嘴唇都被打破了。头发也蓬蓬乱着,一看就是战况十分激烈。

  本来她也没想跟辛十四娘真打的,两人功夫差不多,修为也相当,瞎比划几下就得了,真要动起手来,谁也讨不了好去。可是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妖,一个个起哄架秧子,逼得她没办法了,只能真的开战。两人在阳明山打了两个多时辰,都累的筋疲力尽了,这才都散了去。

  弄到现在,累得她老腰生疼,一身的内外伤,还得找地方看大夫去。

  刚吃过饭,王六郎就来了,一看她鼻青脸肿的惨样,顿时笑起来,“你这是怎么了?打个架也用不着下死手吧?”

  白秋练哼一声,“你这是来干什么?来瞧我笑话的吗?”

  王六郎忙道:“姑奶奶,这我哪儿敢啊,我这不来看看你回来没有,顺便帮你请个大夫。”

  白秋练道:“这点伤没事,还不至于死了。”

  “那话也不能这么说,你这伤说轻了只不过是一点皮肉伤,可说重了,这不是影响你这美丽容颜吗?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要是留个疤什么的,那多闹心啊。”

  这话说进白秋练心里了,女人哪有不爱美的,她摸了摸脸道:“这倒也是,我得去看看大夫,万一伤了我貌美如花的容颜就不好了。”

  王六郎道:“对啊,刚好我认识一家诊所,大夫是很有名的,你要不要去看看?”

  白秋练点点头,“行,那就去看看吧。”

  她跟王六郎很多年的交情了,也没想过他会害她,就让婴宁留下来看家,她和王六郎一起出门去了。

  这会儿天色已经晚了,王六郎开着车带她走过几条街,走了约摸一个小时,才在一家挂白色幡的诊所停了下来。那幡上写着几个黑字:陆家医室。

  白秋练皱皱眉,“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诊所挂白幡的吗?”

  王六郎笑道:“这才能显示这家的医术高明,要知道能挂幡的在古代可是很有名的医生才行。”

  白秋练骂一声,“鬼扯。”

  信他的才有鬼了,她也是从古代过来的,怎么就没听说过哪家药铺医铺的挂白幡了?

  跟了王六郎走了进去,除了门口的幡外,其余的倒是和普通的医院没什么区别。上下两层,比诊所大,比医院小,最多勉强算个私人医院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