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瓜和黄花一看暴露了,抽出兵器挡住辛十三娘,婴宁也跟一些小狐狸打了起来。

  白秋练属鱼的,一向出溜的速度很快,她迅速退到一边。而这个时候,那些黄家的人也冲了过来。

  喊杀声震天,眼前刀枪剑戟,飞沙走石,好一派惊骇场面。

  这会儿辛十一娘和辛十三娘也没空追白秋练了,两人分别挺兵刃和冲进来的黄家人打在一起。

  国家有枪支管制,基本法规定任何公民都不得使用、改装、进口、运输枪支器械。

  他们虽然身为妖怪,也不是什么武器都弄到手的了,何况打架嘛,还是各凭本事的好,拳打脚踢,十八班武器,上牙,上嘴都没啥,真要弄点炮火枪支之类的,那动静可太大了。

  眼前是一片混战,人形和人形的打,也有那些没成精修行不够的狐狸和黄鼠狼,对着撕咬起来,嗷嗷的声音不绝于耳。

  白秋练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心道,瞧这意思狐狸洞这边的战斗力还挺强的,这可想个什么法子才好?

  她一愣神的功夫,那边发出了一声惨叫,抬头望去,却是一只黄皮子精不小心踩到了辛十三娘刚才埋下去的东西,那东西就好像炸弹一样,瞬间在脚面上炸开,整只脚都被炸没了。

  刚才看他们种的,分明是一种果实类的东西,怎么就变成炸弹了?

  婴宁跑了过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姐姐,这怎么跟植物大战僵尸埋的那土豆雷似的,到底什么东西啊?”

  白秋练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总归不是人间所有的就是了。也不知道辛家人是从哪儿淘换来的,当真厉害。只不过眨眼功夫,就有好几只黄皮子精被炸伤了。

  不过婴宁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土豆雷只有成熟的时候才会爆炸,同时也会露个圆圆的小头在上面。这东西应该也是有迹可循的。看那些狐狸精都是跳着走的,显然也是的在躲雷呢。

  黄瓜在那儿喊着:“小心脚底下,小心踩雷。”

  白秋练忙道:“看到露头的东西千万不要踩,跟小狐狸似的跳着走。”

  随着她的喊声,那些黄鼠狼精倒是学得乖了,也学着小狐狸的样子蹦跳着,避开脚底的雷。

  辛十三娘一看此处失守,只能带着一干小狐狸逃窜去了。临走时还不忘恶毒的瞥了白秋练一样,那副恨她入骨的样子,还真叫人侧目。

  白秋练忍不住叹息一声,这下她是真正的把辛十四娘给得罪惨了,想要回那珠串怕是更难了。

  这会儿天色已经黑了,入夜之后的狐狸洞似乎也失去了先前的光芒。就连地上的夜明珠也变得黯淡无光起来,也不知是不是染上血的缘故。

  算起来,他们进到这狐狸洞已经一天两夜了,这两天里发生的事太多,还真叫人有种无所适从之感。

  黄家人顺利占领洞口,几只黄鼠狼精围着黄瓜和黄花呜呜嗷嗷地说着话。

  这些黄鼠狼精有些显然都是刚成人形没多久,说话还都不利索。

  黄瓜问他们怎么就来攻辛家狐狸洞了。

  一个口齿还算利落地道:“黄瓜哥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奶奶就说让咱们准备好了,都带好兵器在院子里集合。然后五大伯带人来攻山的。”

  黄瓜皱眉,“就没碰上点什么异状吗?”

  那小黄鼠狼精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道:“说起来还真有点异状,你们刚走没多久,家里就来了两个人,一个打扮的风风骚骚的,还有一个穿着白袍。两人都挺怪异的。他们两人进了奶奶住的后洞,也不知道和奶奶说了些什么,过了没多一会儿奶奶就把五大伯叫过来,让他倾尽全力攻打狐狸洞。”

  白秋练听得心中一动,这打扮风骚的和穿着白袍的,难道是陆判和王六郎吗?

  陆判和王六郎会打辛家的主意这并不奇怪,他们合伙算计辛十四娘就是为了辛家这一窝狐狸的。可是他们怎么会想到要借黄家的手?而黄家奶奶咋就同意了呢?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没可能,陆判那人威胁人是一绝,黄家不过是山中修行的妖精,又怎么敢跟陆判大人对着干?

  黄瓜听说经过,不由叹了口气,“该来的总会来的,那日奶奶卜卦,就说辛家大限将至了,看来也是应验了。”

  他说着又道:“你们且去吧,只是尽可能去抓了他们,不要伤害性命。这仇怨一旦结了,怕是几百年也解不了了。”

  白秋练瞥他一眼,“若是我可不这么想,仇都已经结下了,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还不如索性斩草除根,你还等着几十年之后他们缓过这口气来,全族找你们报仇吗?”

  黄瓜惊骇地看着她,“你怎么这么想?”

  白秋练哼一声,“你爱听不听。”在她的世界非黑即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她可不会给自己族人留下什么后患。

  不过这又不是她的族人,她操那份心干嘛?

  黄瓜寻思了一会儿,终于咬咬牙,道:“给五伯父传信,不可走了一只狐狸。”

  “是。”小黄鼠狼精带着人跑了。临走时对白秋练瞥去一眼,咧嘴笑道:“我叫黄枣,姐姐很对我的味,回头我再找你。”

  一群黄鼠狼精跑没影,到处追杀小狐狸去了。

  他们正要走跟着走,突然一回头看见一个白袍之人站在不远处,对着他们吟吟笑着。

  白秋练皱皱眉,“王六郎,你从哪儿钻出来的?”

  王六郎呵呵一笑,“小练怎么这么说?我哪儿是钻出来的?我分明是从洞里钻进来的。”

  他指了指刚才黄鼠狼们攻下的那个洞口,显然是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进来的。只是那会儿他们在打斗之中,谁也没有留心罢了。

  白秋练道:“陆判呢?”

  王六郎往前一指,“可能带着鬼差从前面攻进来了吧。”

  这儿天色已经大晚,正是鬼差们表现的时候了。前有黄家的黄鼠狼队,后有阴司的鬼差,看来这回辛家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只是让人奇怪的是,到底是谁下的令要绝了辛家的?

  这么大一件事,就算是陆判也未必就能决定了,很可能还有上面的意思。只是不知这上面指的是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