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诡异花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秋练道:“刚好他们在身边,就一起来了。”

  她还没说完话,陈庚就插嘴问起来,“哪儿呢?那害婴宁的在哪儿呢?”

  白秋练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怎么对婴宁的事这么上心,这小子莫不是对婴宁有什么别的心思吧?

  王六郎道:“我也是刚发现的,今晚是我执勤,在马路上看见有人用花盆砸路上的行人,眼见着一个人从楼下走过,一个花盆从上面掉下来,没有人站着,只瞧见花盆自己移动,若不是我推了一把,那人就被花盆砸脑袋上了。”

  他说着指了指身后一座高楼,白秋练看了一眼,那楼高大约几十米,有几十层,这要是掉下个花盆来,按重力加速度算,非得把脑壳砸扁了,脑浆子都得出来。下面人必死无疑。

  这么歹毒的心思,这得有多大的仇啊?

  她道:“那个路人呢?可还在吗?”

  王六郎往前一指,“看吧,还蹲在那儿发抖呢,魂儿都吓飞好久了吧。”

  白秋练瞧了一眼,那是一个中年男子,看着四十来岁,头上有些谢顶了,显得比实际年龄还要老些。不过这应该是个有钱的,身上穿着名牌,戴着名表,那本来就不多的几根头发梳的油光水滑的。给人的感觉就是刚有几个臭钱的暴发户。

  不过现在这个暴发户却成了一摊烂泥一样,半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显然魂儿没收回来呢。

  她皱皱眉,“这事跟害婴宁那场车祸有什么关系?”

  王六郎道:“本来无关的,不过现场有一股特殊的气味,很熟悉,好像在那个撞车现场也闻到过。”

  白秋练道:“那我上去看。”

  她转身上了楼,聂政和陈庚也要跟着,她也没心思管他们,就随他们去了。

  这是一家商务写字楼,这个时候楼门已经关了,按说是不可能有人在的。

  大门口上着锁,白秋练走过去,伸手在在锁头上拧了一下,顿时锁头脱落了。

  陈庚啧啧道:“厉害啊,你这不当小偷绝对屈才了。”

  白秋练瞪他一眼,“那你就守好你手上那点钱,别等我偷了。”

  她说着,手上已经拿了个钱包,顺手拍在陈庚身上。

  陈庚吓一跳,心说,这什么时候把他的钱包给拿了?他忙打开一看,里面的两千块钱果然一分也没了。

  这会儿白秋练和聂政已经上电梯了,他也不敢问,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了。心道,果然心眼小的女人招惹不得,以后出门还是不带现金的好,也省得让这女魔头给顺手扒了。

  据王六郎的推测,那花盆是从26楼扔下来的,他们坐着电梯直到26楼,那是一个大的会议室,不是什么办公室。

  门是开着的,推门一看,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窗台上摆着几盆花,有杜鹃,串红,仙人掌,还有多肉植物。果然中间有一个空隙,少了一盆花。

  白秋练吸吸鼻子,并没嗅到空气中有什么特殊气味儿,倒是聂政道:“好像是栀子花的香气,很雅致。”

  这个季节应该不会有什么栀子花的,这附近也没什么栀子花树,一个空无一人的会议室,这香气是从哪儿来的?

  白秋练道:“你感觉这香气是从哪儿来的?”

  聂政指了指前面的窗户,就在那窗户附近,别的地方是没有的,好像香气一直延续到窗外。

  窗外是夜空,是高楼大厦,根本不可能有能落脚的地方,而且窗台上积了一层薄土,也没看见脚印之类的痕迹。

  这事这么诡异,可见不是人类所为啊。

  白秋练精精怪怪的东西见的太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既然这东西已经跑了,今天是很难抓住了,只是不知他到底是什么目的,好好的怎么对一个路人下手了?

  又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线索,他们只能下了楼去。看见王六郎,跟他说起上面的情况。

  王六郎道:“这事确实很诡异我已经让小鬼们去追了,等有了消息再说吧。”

  白秋练道:“那还是得先问问那个男人,看他做了什么缺德事了吧。”

  陈赓平时办事拖拖拉拉,这回倒是非常积极。他身上把那个委在地上的男人给拖出来,冷喝道:“你说,你都做过什么亏心事?”

  那男人哆哆嗦嗦道:“没,没有啊。”

  他一开口是广东口音,一看就像是广州来的。

  白秋练道:“少那么多废话,做过什么赶紧说,否则你怎么死的,我们可不管。”

  那男子一听这个,忙道:“我是想说的,不过不知道你们到底问的是什么呀?我这几年做生意,虽然赚了不少钱,可也没做过什么犯法的事啊?”

  “那感情呢?”

  “感情......”男人表情有些尴尬起来,“我确实背着老婆包了个小三,还和小三在外面生了孩子,我老婆知道了,跟我闹了几场,气出了毛病了。可这年头哪个男人身边没有几个红颜知己?人之常情嘛。”

  白秋练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真是越听越火大,男人出轨还找到理由了?

  真当天下女人都是傻子,让他们予取予求吗?这男人也不是个东西,没被砸死了,都怪可惜的。

  王六郎道:“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怀疑有人报复社会不成?”

  白秋练哼一声,“不是报复社会,很可能是报复男人。上一次那车如果是撞向王然的,那就说得通了。王然本身就是个见异思迁,这个秃顶老男人也是个没点道德底线的人渣,如果对方针对的都是这种人,那就也是个憎恨男人的人了。”

  其实按她的想法,像这种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臭男人,就该一个个全撞死砸死算了。不过话可以这么说,事却不能这么做,试想一下,要真是出轨,劈腿,见异思迁的男人全给杀了,那全世界也剩不下几个男人了,到时候全世界都是女人了,女人们多孤独啊?

  聂政轻咳一声道:“其实专情的男人也不少呢。”

  白秋练瞪他一眼,“聂总,天色不早,您是不是该回府里安寝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