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

  夜妈妈便问起她们什么时候回国,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情。

  顾清歌便将之前的经过都告诉了夜妈妈。

  “我擦……”夜妈妈表示震惊:“这个沈文清这么变态?居然在瀑布下面建造他的基地?他是疯了吗?”

  听言,顾清歌眸光微怔,“这种人心机深沉,大概以前受过常人无法忍受的事情,要不然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建造他的基地,并且设下层层机关?每一种,都是要人性命的。”

  “不一定是因为以前受过伤害啦,可能环境原因造就呢,再说了,人性本恶,如果从小没有人教育他的话,他就会一直伤害别人,再越来越伤害别人。”

  话说到这里,顾清歌想起之前沈文清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他希望,她可以成为他的朋友,希望她可以真心对待他。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顾清歌当时是觉得沈文清有些可怜的,因为他可能自己觉得,他的身边根本没有人愿意真心对待他吧?

  想到这里,顾清歌又想起了路天和他的心腹,他们二人都是待他真心的啊,要不然在那种危急的情况下,怎么还会愿意呆在他的身边呢?

  所以说,沈文清的身边还是有人真心待他的,只是他自己没有感觉到而已。

  “总之无论如何,沈文清这种人真的太可怕了,被这种盯上感觉就像是倒了八辈子霉一样。”

  顾清歌也点点头。

  这段时间,她真的也有点受够了。

  沈文清给她制造的麻烦实在太多了。

  不过,顾清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许幽蓝。

  她死在基地里了吗?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

  “回国的话,应该要等一段时间吧,斯寒的意思是让我先养好身子,不过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我们可以提前回国。”

  闻言,夜妈妈也跟着点头。

  “我没在的时候呢可能会有问题,但有我这个名医在你身边,还怕什么?我们可以明天就启程。”

  说着说着,两人便笑了。

  下午的时候,顾清歌跟夜妈妈一起去找蓝枫。

  蓝枫跟宵东时源他们住一个房间,三个人大男人挤在一个房间里,分开床睡。

  因为共过患难,所以这次回来以后,时源对蓝枫的态度便有了一些改善,这会儿正靠在椅子上面,翘着二郎腿,斜睨着他。

  “我说,你小子的身手不错,以前跟谁学的?”

  蓝枫跟时源不一样,默默地扫了他一眼,冷冷地回了两个字:“自学。”

  时源:“……”

  好像被噎了一下,片刻后道:“你特么的自学能有这么厉害?那你倒是教教我、。”

  “好啊,拜师费。”蓝枫面无表情地道。

  时源:“我靠,求你要点脸行吗?居然还敢找我要拜师费,就你那样的身手,我还看不上呢。”

  “看不上,就别学。”

  “你……”

  “不要哔哔。”蓝枫又道,

  时枫忍不住了,倏地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怒指着蓝枫:“你再说一遍试试?”

  宵东在一旁傻乎乎地啃着苹果,看到时源突然跳起来指着蓝枫大吼,吓得以为这两个人想动手了,便连苹果也不啃了,站起来拉着时源。

  “咱们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出来的,你们就别吵了。”

  时源怒瞪着蓝枫。

  “你看是我想跟他吵的吗?他说话是什么语气?兄弟之间居然还管我要拜师费,他还真以为跟我同生共过死就是兄弟了吗?”

  宵东:“……时源,你这话说的有点矛盾,前面说是兄弟之间不用钱,后来又说不是兄弟,那你们到底是不是兄弟啊?”

  时源:“操!这是重点吗?你给老子爬一边去。”

  蓝枫无奈,根本不想理他,转身便朝门外走去。

  时源看见他跑了,便快速追上去:“老子正跟你说着话呢,你这是什么态度?没礼貌啊你!”

  刷

  门刚拉开,赫然看到外面两个俏丽的人影。

  “少奶奶?”时源看到顾清歌有些吃惊,她怎么会来这里?

  “时源,你们在做什么?”顾清歌和夜妈妈就站在门口,刚准备敲门的时候,好像听到了里面传来怒吼声,紧接着门就被拉开了。

  蓝枫冷冰冰的脸出现在眼前,紧接着时源也窜了上来。

  夜妈妈奇怪地扫了他们一眼,“吵架了?”

  “没有。”蓝枫冷声答:“有事?”

  他自认为她们不是来找自己的,所以目光一移,“我出去会。”

  说完蓝枫但要离开。

  “等等。”顾清歌见他要走,下意识地伸手去扯他的衣角:“你们谁都别走。”

  蓝枫怔了一下,顾清歌的手已经缩了回去,一脸自然地跟着夜妈妈走了进去:“都进来吧。”

  他看着衣角发呆了许久,然后才缓步进入房间里。

  三人凑在一起,宵东脸上老实巴交地看着顾清歌和夜妈妈。

  不知道这两人突然到他们这里来有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夜妈妈见气氛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所以就事先开口解释道:“之前你们不是都受了伤么?所以我这次来帮你们三个看看的,如果有伤的话,早点治,因为我们可能要提前离开这里。”

  “提前离开?”时源皱了一下眉头,看向顾清歌:“可是少奶奶的身体,医生不是说起码要养一个月的时间吗?”

  “这个问题我稍后会跟你们解释的,现在先看看你们的伤,你们谁先来?”

  时源:“……劳资没受伤,不需要。”

  宵东摸摸脑袋。

  蓝枫双手环在胸前,薄唇紧抿着没有动作。

  夜妈妈:“都没人受伤?这不可能吧?”

  说完,她目光睨了一圈,最后落在蓝枫身上:“你们不自己过来,那我就点名吧,你先来。”

  蓝枫依旧毅力不动:“我伤早好了。”

  “谁说的?你那伤没几个月好得不利索。”

  夜妈妈对他的伤很有了解,特别是在听了顾清歌的叙述之后,她更觉得蓝枫的伤可能会落下很严重的病根。

  所以一定要及时医治,要不然再拖下去只会对他的身体产生大大的不利。

  “我真的没事。”

  顾清歌:“她让你过去,你就过去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