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清歌被带到了楼下大厅里,外头是什么情况她不知道,可是她跟许静秋这里极为惨烈,时今之前也离开了,然后这里就只剩下她跟静秋,还有守在外头的那些男人。

  现在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傅夫人坐在位子上,顾清歌站在中间,许静秋被人押着站在边上。

  傅夫人看了看四周的人,突然冷声道:“你们都出去吧。”

  之后人都被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傅夫人和傅幽蓝,还有这边的顾清歌和许静秋。

  顾清歌身子一得到自由,她就立马朝许静秋跑了过去。

  “没事吧?”

  顾清歌注意到她的嘴角有伤,而且还流血了,顾清歌看得心疼,赶紧跑去拿纸巾给她擦拭嘴角。

  “是谁打的?”顾清歌一边替她擦着嘴角,一边压低声音问道。

  许静秋被她一关心,就觉得特别委屈,眼睛红红的就是眼泪不敢掉下来,“少奶奶,我没事。”

  她不敢说,顾清歌便知道这个动手的人是谁了。

  “我打的,又如何?”

  傅夫人大概是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便厉声质问了一句。

  顾清歌回过头,看到傅夫人正用严厉的目光看着她,她抿了下唇,想朝她走过去,却感觉后头的许静秋拉了她一把。

  顾清歌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便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自己没事。

  “母亲,在清歌的心里,您一直都是一位深明大义的母亲,为什么今天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动手打人也不是您的风格吧?”

  她走上前,不卑不亢地开口。

  傅夫人被她这么一说,心里居然有些愧疚起来,是啊,她之前的脾气一贯好,可是自从傅峥出事以后,她维持的各种形象,就已经耐不住了。

  现在甚至对佣人大打出手,这的确不是她的风格。

  想到这里,傅夫人深吸了一口气。

  “清歌,你这么说,是说现在的姨姨不深明大义了吗?”

  听言,顾清歌忍不住抬眸看向傅幽蓝,早知道她过来肯定也没好事,指不定今天就是她在母亲面前煽风点火的,果然,现在又开始添油加醋了。

  “姨姨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生气,可是清歌你是怎么做的,你把姨姨当成什么了?居然要躲到天台上去?”傅幽蓝后续又接了一句,果然,又挑起了傅夫人的怒火。

  她冷眼睨着顾清歌,没有开口。

  顾清歌轻抿了一下唇角,悠悠地道:“外面动静那么大,我怎么知道来的人是谁,这里是郊外,如果有坏人闯进来的话,我难道不该躲吗?”

  她的一句反问,让傅幽蓝顿时哑口无言。

  “我刚睡醒,静秋就跑过来告诉我说楼下出了乱子,难道我还要下楼去看到底出了什么乱子吗?”

  “是吗?那为什么静秋看到我跟姨姨的时候,问她你在哪里,她死活都不说?”

  “因为我说了,不能让她透露我的所在,怎么了?她只不过是听我的话,不行吗?”

  “不能让她透露你的所在?”傅幽蓝淡淡一笑,“可我们最后还是找到了你,清歌,你承认吧,你就是在躲着姨姨,你自己做了那些事情,你心虚对不对?本来我还对你抱有一线希望,来前我还劝说姨姨,说这可能是个误会,可是现在看来,你的做法似乎有些不打自招了。”

  “我如果心虚的话,你现在就没有跟我说话的机会了。”

  “够了!”傅夫人在旁边听着二人的话心生烦躁,尽管她现在失去耐性,可也不是听不明白傅幽蓝话里的意思,她的想法如何傅夫人也清楚得很。

  可就算是知道了幽蓝的想法,傅夫人也是赞同她的。

  “母亲,我知道您生气的原因肯定是因为网络上疯狂的那些照片。”

  听言,傅夫人的目光又冷了几分。“看来你还知道去看照片,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样的丑事。”

  “母亲,请您听我解释,我跟他只是学长学妹的关系,当天是因为拍摄了一个广告,吃饭的时候他替我挡了几杯酒,而他又有很严重的胃病,我只是作为合作关系把他送回家而已。”

  “送回家而已?你在人家的屋子里呆了整整几个小时,呆到连斯寒奶奶手术你都迟到?”

  说起这个,顾清歌的脸色也不太好,抿唇轻声解释,“这的确是我的错,我也想送回就走的,可是他病得很严重,母亲,您觉得我能见死不救吗?就算是陌生人,在路边碰到这种情况,也应该帮一下忙吧?我想母亲应该会同意我这个观点吧?”

  “哼。”

  傅夫人冷哼一声,环起手臂没有接她的话。

  “更何况他是我的学长,又是我的工作伙伴,我帮一下无可厚非吧。”

  “的确是无可厚非,清歌,你这个行为我赞同,但是当天你明明知道是奶奶手术的日子,你为什么还要去拍广告,难道在你的眼里,奶奶动手术这么大的事情就一点都不重要吗?”

  傅夫人没说话,倒是傅幽蓝插了嘴。

  顾清歌原本想说她陷害自己的事情,可是转念一想,傅幽蓝是傅家的人从小抚养长大的,跟她们感情那么好。

  静秋说的对,就算她说了,他们不相信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从小看着长大的人,怎么可能会相信她做出这种事情呢?

  想到这里,顾清歌便改了口。

  “重要,很重要。奶奶也是我非常重要的,如果不是奶奶,我恐怕也不会有今天,所以奶奶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亲人,还是我的恩人。”

  “那你又为什么不到场呢?说这些好听的话,又有什么用呢?”

  “不是我不想到场,而是我听错了,我以为奶奶的手术是在第二天,所以那天就没有着急,直到我回家以后碰见了舒姨,舒姨提醒我以后,我才慌张地赶到医院,这一点,舒姨可以替我作证。”

  说完,顾清歌看向傅夫人,脸上写着后悔,“母亲,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做错了,对不起,但是请您原谅我。”

  傅幽蓝本来还以为她会挑起自己的事,没想到她居然口字不提,反而认错态度良好,再这样下去可还得了?

  想到这里,她抿了下唇,道:“那后来奶奶的死跟你是不是有关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