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如亲临现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素彩小说网 www.yysqs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听到这话,薄锦深感觉心顿时冷了大半。

  果然啊,她看到自己跟李怀可以那么平静,那是因为……他们在她的心里都没有重要的位置,因为是无关紧要的人,所以不在乎。

  而傅斯寒在她的心里占了太重要的位置,所以她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产生了反应。

  医生很快来了,顾清歌再一次昏了过去。

  听李怀他说了反应之后,便解释道:“那大概是你们说的这个人对病人有很大的影响力,导致病人会自然地去联想,可是一无所获,就会刺激大脑神经,才会导致头痛的现象。”

  果然如此。

  李怀闻言,下意识地看了薄锦深一眼,心里想的却是,让你小子自己作死,让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现在好了吧?自作自受了吧。

  医生检查了一下顾清歌的情况,然后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道:“现在病人的身体还太虚弱了,不适合刺激她的大脑,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要是再多出现几次的话,恐怕她的身体吃不消啊。”

  医生的话提醒了薄锦深,之后他哪里还敢在顾清歌的面前提起傅斯寒,万一刺激到她,她有个好歹……

  医生走后,李怀瞪了薄锦深一眼。

  “听到没有?以后别作死了,老天给你一次机会,你不珍惜,还要把她往她推吗?”

  “这样对她不公平,我可以选择在她昏迷之时不告诉那个男人,但我却不能不给她选择的机会。”

  “所以你就要在她面前提起那个男人的名字,刺激她?你不知道她刚醒啊?你到底还想不想她醒过来了?或者,你觉得她醒过来以后不好控制,想让她一直睡下去?”李怀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激他。

  果然,薄锦深一听,立马不悦地挑眉。

  “我不可能会这么做。”

  “那你说说你现在在做什么?”

  “……”他却是无话可说。

  没错,他刚才提及的人刺激到了她,医生说她短期内的身体不能受此刺激,那他以后就不能再提关于那个人的事了。

  先让她好好地养伤再说。

  夜晚

  薄锦深准备洗澡的时候,脱下外套的时候,录音笔不小心从里面掉了出来,他弯下腰身刚要去捡,录音笔摔下去的时候也不知道撞到哪了,居然就发出了声音。

  起初是顾清歌的声音。

  “我还以为你要装着这副样子到地老天荒呢。”

  “狐狸尾巴什么的,那都是虚的,我只不过是看不过你对斯寒哥哥所做的一切罢了。”

  紧接着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陌生,他并不熟悉。

  “奶奶做手术那天,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告诉我奶奶的手术往后推了,你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起心思想离间我跟斯寒了对吗?因为奶奶是斯寒心里份量最重的人,你却告诉我手机往后推了,害我不能去现场,就是为了离间我跟他?”

  听到这句话,薄锦深皱起眉,他蹲下去,本想把录音笔拿起来关掉的他,却在听到这番话以后打消了念头。

  然后,他英俊的眉毛几乎拧在一起。

  “是,是我离间了你们,那又怎么样?你知道我以前小时候跟斯寒哥哥感情有多好么?我只不过出国几年,回来全世界就变了,你知道这种难受吗?从小到大,我都喜欢斯寒哥哥,我一直把他当作未来我要嫁的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拼命努力?就是因为我一直想要做优秀的人,这样我才可以配得上斯寒哥哥。”

  “你今天来找我斯寒不知道吧?如果我把这个交给他,你觉得他会如何?”

  “你一开始就没打算离开斯寒哥哥对吧?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骗我的,骗我承认打电话欺骗你的事情?”

  “没错。”

  “顾清歌,没想到你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居然做这么卑鄙的事情。”

  “我卑鄙?我能卑鄙得过你吗?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奶奶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说!要不然,我就把这个录音笔交给你的斯寒哥哥,你觉得在他知道你做了这些事情之后,就算我离开了,他会愿意跟你在一起吗?”

  “你以为拿只破录音笔,就能告得了我吗?你没有任何证据,全部都是你信口雌黄,就算这件事情真是我做的,别人都找不到证据,就算你出去说,别人也只会认为是你往我身上泼脏水。”

  薄锦深越听,越觉得心惊肉跳,这个傻清歌,她怎么可以这么傻,居然为了查到真实不惜把自己给搭进去。

  就算此刻薄锦深只听到声音,却仍旧可以从两人的语气里感觉到了那天现场极为跋扈的紧张气氛。

  “只要你把录音笔给我,忘了今天的事情,离开斯寒哥哥,我就可以给你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无论你是想出国留学,还是旅游定居,我都可以给你安排好了。只要……你把嘴给我闭严实了,以后不准再见斯寒哥哥,我都可以帮你做到。怎么样?认真考虑一下,要不要跟我合作。”

  “你这个杀人凶手。”

  “你害死了奶奶你还想跟斯寒在一起?你怎么这么恶心?你的良心难道不会受到谴责吗?或者是你根本已经变得丧心病狂了。”

  “我有没有变得丧心病狂,你今天就能见识到。”

  听到这里,薄锦深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冷汗自他的额头滴落。

  快跑啊!顾清歌!

  你快点跑啊!你要是再不跑!她会对你下狠手的!

  薄锦深感觉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这个傻丫头!

  话音落下去之后,似乎就听到了一阵风声,声音细细的,偶尔沙沙响,就好像受到了干扰似的。

  寂静的夜,安静无比的医院病房,薄锦深蹲在地上,听着从录音笔里头传来的声音,全身的汗毛几乎都要竖起。

  他听到了!!

  他听到了顾清歌因为奋力跑而喘着粗气,虽然声音很轻,但是他可以听得见!可以听得见!

  跑啊!努力地往前跑,千万不要让她抓住,千万不要!

  薄锦深咬牙切齿,额头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有一种极深的无力感,如果……当时他在现场就好了,现在他听着她遇险,却是一点忙都帮不上,听了这个录音之后……只会让他觉得更加绝望!

  砰!

  突然一声撞击的响起,像是一块尖锐的玻璃,直接穿透了薄锦深的胸膛,刺进了他的心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